中文版
热销报告
当前位置:
首页 >热销报告 >中美贸易
中美贸易
《《2019年五大关注: 第二季度更新》》
       该评论文章阐述了美国在2019年应重点关注的五大风险,包括:不确定性(涉俄调查、联邦预算、美中贸易、朝鲜问题、脱欧、新兴市场、能源市场);美国联盟阵营正在瓦解;破坏全球供应链的压力正在加剧;出现替代资本主义趋势;人体基因组编辑。
 
 
售价:¥19.9
购买
文章译文


       风险一:一切都还不确定

     
      我在2019年展望中就曾警告过:要关注不确定风险。现在我更加肯定,不确定风险加倍。

 
       穆勒调查:最近几周,就发生了对罗杰·斯通的起诉、对保罗·马纳福特的定罪以及对迈克尔·科恩的指控,整个调查统计数据令人难以置信:199项刑事指控,37项起诉或认罪,以及5项徒刑。民主党重掌众议院后,在弹劾问题上存在不同看法,对特朗普在担任国家总统期间和竞选期间的活动进行了一系列调查。从华盛顿到曼哈顿,法院正在展开多项刑事和民事诉讼,但尚未推动市场或从根本上改变美国政治格局,而且,是否能在2020年之前予以定论也悬而未决。


       联邦预算:新年伊始,美国政府历史上最长时间的关闭就预示着财政的不确定性。2020财年预算的前景更加糟糕,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紧急宣布为南部边境安全提供资金, 加上正在重新规划已拨款的五角大楼资金, 都加剧了党派间的斗争。


       美中贸易:美中在贸易方面宣布的一项旨在避免关税实施的非贸易协议,是在中国立场基本不妥协和美国立场不断变化之间的一种形式。对于达成协议的重要性,以及在未达成最终协议的情况下让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进行会谈,中美两国政府至少各改变过一次主意。最糟糕的结果可能是市场没有做好充分预期和定价的准备而做出错误的反应,这可能会导致美中股市贬值(迄今为止,美国市场已脱离了拖延和谈判的整体进程)。


       北朝鲜:河内峰会未取得任何成效,平壤又重新回到了原点。北朝鲜为了自身利益,可能会加倍纵容全球性犯罪活动,如非法捕鱼、比特币盗窃和软件勒索等,但也放弃了火箭测试计划。北朝鲜在峰会上明确表示,希望减轻制裁,但却不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日益恶化的局势对于韩国总统文在寅来说将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他已经将自己与和谈进程束缚在一起,并将在国家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于明年连任。


        脱欧:英国脱欧僵局难破,或者用“脱欧,日不落的谢幕”来形容特雷莎·梅仍在职,这主要是没人敢接任。尽管整个英国一致抵制她的提议,但没人知道下一步该如何继续进行。可以预见, 布鲁塞尔将持续面对类似问题, 因为其还要处理整个欧盟不断高涨的民粹主义和日益紧张的跨大西洋关系 (详见下文)。


        新兴市场:土耳其的经济终于出现了衰退,在过去几年中,其应对主权风险、债务和通货膨胀都表现出了不俗的能力。但如果说阿根廷是去年第一个经济下滑的新兴市场,土耳其可能就是另一个煤矿里金丝雀报警的国家。


        能源市场:随着伊朗制裁豁免到期和美国对委内瑞拉石油部门的二次制裁收紧,5月石油市场可能大幅收紧。去年年底, 美国上一次依靠沙特在制裁伊朗前增加产量, 沙特人对价格调整感到不安,因此,如果美国决定收紧货币政策,那么就不要希望其会得以缓解。更多展望内容由我CSIS能源计划的同事提供。

 

        风险二:美国联盟正在破裂


       盟国越来越怀疑美国对现在和未来的承诺。前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在其辞职信中曾警告特朗普总统,“尽管在自由世界中,美国仍不可或缺,但如果我们不能保持强大的联盟并尊重盟友,我们的自身利益将不保,我们也将无法有效扮演这一角色。”


        作为特朗普政府前两年的减震器,马蒂斯局长知道美国与盟国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自从他离开后,脱离国际社会闭门造车的事情就愈演愈烈了。


        最近几个月,菲律宾要求美国根据1951年双边共同防御条约(MDT)的条款,确认保卫其南海领土的承诺。美国国务卿迈克·庞培公开重申了美国承诺,希望能阻止菲律宾政府中的一些人威胁对MDT的审查,这开创了一个滑坡的先例。在混乱的杜特尔特总统任期内,菲律宾仅仅是美国盟友中声音最大的一个,但其并不是印度太平洋地区唯一一个提出要美国履行共同防御承诺的国家,我们也不清楚,面对美中关系愈加紧张,其是否愿意卷入其中。随着美国从该地区的多边主义转向支持双边方式,关注点正在消失,合作的意愿也正在减弱。


         在欧洲, 北约盟国对美国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的方式感到震惊。据报道,特朗普总统是在12月下旬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通电话后做出这一决定的。在电话中,特朗普总统谈到叙利亚时说道,“都归你了,我们完了。”从那时起,政府中的其他人,特别是五角大楼,已经完全让总统决定将叙利亚驻军减少到1000人了。尽管总统重申了美国对阿富汗长期驻军,但欧洲对美国缺乏协商之举感到愤怒。在过去的18年里,北约盟国在那里尽管也有所收获,但更多的是无数的血与泪。


        几周前,当美国要求盟友实施对叙利亚驻军,甚至还要求了最后期限,但没有一个北约盟友承诺派遣部队,这就不足为奇了。这种沉默对北约盟友来说实属首次,即使在乔治·沃克·布什执政发动伊拉克战争时,北约盟国也有派出军队。同样,由于美国在贸易谈判等问题上缺乏磋商,在呼吁不让中国企业进入5G 网络的情况下,欧洲也没有顺应,在对中国的政策上也大体走自己的路。


         特朗普政府正在拟定一个称为“成本外加50%”的计划,如果特朗普政府落实该计划, 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美国及其盟国之间的紧张局势或许会变得更为严重。与此同时,盟国还对美国贸易政策后续的突变感到担忧, 包括可能征收的汽车关税。


        在新政府的领导下, 这个担忧不可能消失。美国盟友越来越感觉到, 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美国紧缩和单边主义,或许不只是某些美国政策, 而是其在未来规划中必须考虑到的美国政策走向。2003年伊拉克战争带来的苦楚,仍根植于许多欧洲人的记忆中,与此同时,美国对叙利亚内战和由此引发的难民危机所做出的反应,他们也倍感失望。2020年的民主党候选人对联盟的重要性也保持着沉默。而盟国公众对美国的看法, 也使领导人在政治上极易退出与美国的密切合作。最近的皮尤研究民调发现, 美国的支持率创历史新低,盖洛普民调则发现,现在中国在全球的支持率高于美国, 而俄罗斯则与美国相当。


        风险三:打破全球供应链的压力加剧


        美国政府对与中国的技术贸易日益加强监管和监督,这给企业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是否应该重组全球供应链, 将美国和源于美国的投入产出,与中国和源于中国的投入产出区分开来。随着中国在其数字丝绸之路倡议下(1万亿美元“一带一路”的一部分),逐步建立自己的全球数字产品和服务, 这一挑战在数字领域也逐渐显现。多年来,美国数字服务公司一直被迫应对中国的审查和数据本地化要求;现在,美国与其盟友采取了强硬立场,不允许中国商业技术介入5G电信网络,同时或面临美国电信网络的潜在削减,中国的信息和通信技术 (ICT) 以及数字公司则受到美国国家安全的严格审查。


         国会密切关注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以决定是否需要介入以解决威胁美国未来繁荣与安全的结构性问题。去年,国会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和《出口管制与改革法案》。中国企业普遍接受了在一系列潜在的美国投资和收购中被否决的假设,而美国企业反过来也失去了对中国新投资的兴趣,双方关系的未来前景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另一个同步相应则是欧洲对中国技术转让的审视,以及其对自身技术基础的保护。正如最后一个风险项目所述,欧洲和美国独立地实现着类似的目标。考虑到额外数据隐私标准,欧洲一直在以牺牲美国高科技公司为代价来保护其公民,可以想象这样一个三重标准。与此相关的是,日本正与欧盟就创建共享数据治理标准进行谈判,希望美国和其他国家参与进来,制定规范,以便强烈抵制中国互联网发展。


        关键点:我们说的是需要彻底打散全球经济供应链。想要美国和中国决裂,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毕竟各国的供应链紧密联系在一起。蒂姆·库克在白宫呆了这么长时间是有原因的,在过去两年里,习近平会见美国商界领袖的次数比美国官员还要多。从市场转向国家主导的供应链规划和运营,很可能会对一系列领域和行业造成重大挑战,这些领域和行业的经济放缓、消费价格的上涨会比关税还要高。 


        风险四:资本主义有了替代方案成为一个趋势


       可能你没注意到,社会主义不再是一个令人畏惧的词了,推动这一变革的不仅仅是伯尼2020年竞选和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大·奥西奥·科尔特斯的加入。对越来越多从未经历过冷战的美国人来说,社会主义并不是铁幕之后的生活,而是一种中间偏左的北欧政府的田园生活,人们没有学生贷款、有着足够的产假和免费的医疗服务等。


        民主党的进步势力在2016年选举后崛起,并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占据重要地位,其愿意超越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去寻找解决社会弊病的良方。该的想法已在党内引起轩然大波,也给所有2020年民主党候选人提供了双管齐下的试金石:支持单方支付医疗保健费用和新绿色协议。


         这一点并非没有引起共和党人的注意,比如特朗普总统在国情咨文中的反驳,“今晚,我们重申我们的决心,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但民调数据显示,2010年之后,共和党的支持率就不敌民主党了。共和党在《平价医疗法》废除失败和医疗补助扩大方面的经验,可以为政府在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方面有所启发。


        去年的盖洛普民调显示,47%的民主党人对资本主义持肯定态度,而57%的人对社会主义持肯定态度。这一趋势也适用于所有18-29岁的选民,只有45%的选民对资本主义持肯定态度,51%的选民对社会主义持肯定态度。


        上届选举中,特朗普总统再次提出了美国对财富不平等的担忧,也提出了贸易问题上的全球赢家和输家的看法。这次选举, 我们可以预测,民主党的观点会更倾向对自由市场潜在“赢家通吃”的态度,而不是贸易本身。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的竞选团队承诺将重点放在美国公司上, 特别是大型科技公司身上。她并不指责他们外包工作,而是指责其操纵整个系统,以致于对新加入者或工人而言,失去了竞争力,或不够公平。制药公司和医疗成本也有类似的观点,对此,特朗普政府只是采取蜻蜓点水的态度, 这使得其在2020年之前极易受到民主党的攻击。与此同时,民主党在党内各方面也对大规模政府干预越来越感兴趣:恢复混合经济和以培养新的美国中产阶级为重点的有限产业政策。正在讨论的特色举措包括基础设施投资、从碳氢化合物迅速转向可再生能源 (“绿领工作”),以及广泛的工作再培训和提高技能,以提前实现预期的自动化发展。


        风险五:设计师的摇篮


       毫不夸张地说,人类现在拥有控制自己进化的潜力。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的首字母缩写,本质上是一种从最基本的细菌到人类生物 DNA 编辑的剪切和粘贴功能。虽然这项技术只使用了五年,但它已改变了生物科学,具有非凡的可能性和可怕的潜力。


         2018年11月,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爆出头条新闻:“独家:中国科学家正在制造 CRISPR 婴儿”。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何建奎和他的团队宣布,与科学界在全球范围内禁止这种做法背道而驰的是,他和他的研究小组对人类胚胎进行了基因改造,最终一对双胞胎露露和娜娜得以诞生。他向全世界保证,其研究目的是高尚的:创造出对艾滋病毒、天花和霍乱具有抵抗力的人。


         公告发布之后,全球哗然,令人震惊的是,对婴儿DNA所做的改变是经过种系编辑的,这意味着这对双胞胎的相关基因可以遗传。中国政府对此十分愤怒,否认参与其中,将其软禁并将事件归咎于他本人,甚至威胁要判处他死刑。进一步的调查表明,中国政府的一些人可能是这项研究的幕后黑手,这让人怀疑中国和其他地方还可能在进行什么。


        近日,全球主要科研人员呼吁全球暂停人类基因组编辑检测,直至达成商定的国际框架。但即使是这项技术的共同发现者,也有着不同观点:一些人认为,如果否认其价值,这种限制并不会避免最糟糕的结果。现行条例由各国分别制定,而且其允许范围也十分模糊。考虑到 CRISPR 技术的易用性和可用性,或许会很难执行限定。CRISPR 应用十分方便,甚至有一个由“自己动手”生物黑客组成的在线爱好社区,他们编辑了自己的 DNA,这使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必须发布有关此类活动安全性的警告。更令人震惊的是:生物安全研究人员还指出,该项技术具有开发新型生物武器双重用途的潜力。

 
 
购买信息
姓名:
电话:
工作单位:
邮箱: